浅析互联网巨头去金融牌照化的暗流

作者:莱诺         发布时间2019-11-15

2016年之前,互联网机构享受着“业务大发展、牌照大丰收”的高光时刻,抓住传统金融机构脱实向虚的时间缝隙,打了漂亮的一仗。

不过,孙悟空本事再大,也逃不出如来手掌心。

牌照既是盾牌,亦是枷锁。当互联网机构把牌照握在手上,获得合规身份,也跳进监管栅栏里——作为被监管者,失了自由身。

金融监管天经地义,无甚不妥。不过从市场演变角度看,强监管的来临,的确促成了互联网金融的转向。

2016年,互联网金融强监管来临,导火索是e租宝、泛亚等非法集资事件,监管重点是非法集资和资金安全,P2P和线下各类投资理财公司是重点关照对象。

2017年,传统金融强监管来临,为切断传统金融与互联网金融之间的传染链条,地方股交所/金交所成为监管重点,各大互联网平台挥泪下架各类金交所合作产品,丢了定期理财产这个大市场。

就各个业态来看,

P2P一直以《P2P网络借贷业务管理暂行办法》为蓝本推进合规整改,等待备案,且整改期间,新设P2P平台不予备案;

支付行业沿着断直连、备付金集中存管的大方向有序推进,支付牌照暂停发放;

消费金融继续享受政策扶持,却也因校园贷、现金贷、套路贷等舆论热点问题频频引发监管之手纠偏;

网络小贷牌照停止审批;

民营银行牌照沉寂两年之久才再度开闸(2019年5月23日江西裕民银行获批)

……

组合拳式的互金强监管带来两个显著变化:

一是业务形态小微化。草莽阶段傍大户起家的平台,好比42码的脚套不上35码的鞋子,始终不习惯与小微客户打交道,不得不黯然退场。存续的机构,也收起了500强的心,踏踏实实服务普惠客群。

二是科技能力产品化。自身不能无限膨胀,多余的流量、成熟的科技只能出走体系外,与遭遇转型困境的传统金融机构一拍即合,科技赋能遂成为双方停战止戈、进而精诚合作的纽带。

随着科技赋能成为潮流,互联网巨头在开放平台中发现新天地,业内又兴起一股“去牌照化”暗流。

2018年,相继有巨头公开表态,要做科技平台、不与传统金融竞争。存留的自营业务,被解释为一种试验田——在试验田上跑通业务,继而更好地输出科技能力。

其他如今日头条等巨头布局消费金融,宁愿选择以引流入手,而非申请牌照。

同时,在对外宣传上,大家避而不谈牌照,专心致志讲科技竞争力。

牌照的价值,淡化了。如360金融等新秀,在业务高速发展过程中,自家小贷牌照的存在感微乎其微。据其招股说明书披露,自成立至2018年9月,自家小贷公司参与的业务量不足2%。

“去牌照化”暗流的背后,是机构对牌照背后监管之手的有意规避。唯一的例外是P2P,P2P对备案的渴求一直不减,且随着监管收紧愈发强烈。不过,那是生存欲,自当别论。


咨询电话(微信):13079239587

< a href=" ">在线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