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海外数字货币交易牌照解析

作者:莱诺金融牌照         发布时间2019-12-05

数字货币牌照


全球多个国家正在经历如何对数字货币进行监管的法规讨论及立法过程。每一个国家在制定法规管理的标准上都有很大的差别。但基本监管概况可以分为以下五点:

第一,是对数字货币的法律性质进行归类,确立其法律地位。数字货币性质的认定一直是法律监管的核心问题。超过20个国家和地区对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合法地位进行了认定。不同的监管机构对其法律属性的认定不同。英国税务及海关总署(HMRC)把比特币定义为私人财产;美国国税局(IRS)将比特币归类为应纳税资产;在日本,比特币被定义为一种新型支付方式;澳大利亚则“允许数字货币被视为符合消费税的货币”。

二是监管ICO,保护投资者权益。ICO的监管进度与ICO的发展程度并不匹配。美国、新加坡在ICO监管中先后判定ICO代币属于有价证券范畴,将其纳入监管范围。在瑞士,数字货币公司不需要任何特定许可证书或审批。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FCA)在2017年4月发布的规范中,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进行了讨论。中国等国家密切关注ICO监管问题,已经禁止ICO的发行。

三是采用许可证制度,对数字货币初创公司的合法资格进行监管。纽约州金融服务局(NYDFS)于2015年6月发布了“BitLicense监管框架”,这使得纽约成为美国第一个正式推出定制比特币和数字货币监管的州,为美国其他州和其他国家监管虚拟货币树立了标杆。随后,美国华盛顿州、日本等也推出了类似的许可证制度,旨在保护消费者权益。这些许可证制度,以在比特币等数字货币领域运营业务的公司为监管对象,包含各种合规政策,如必须符合KYC和AML监管规定等。

四是将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和私人用户纳入反洗钱法规,防止洗钱活动。绝大多数交易,比如数字货币和法币的兑换,是通过交易平台来完成的,而且对平台的监管难度小于对私人用户的监管,因此多数政府将交易平台作为反洗钱监管的重点。为提升监管效率,美国、日本将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支付公司等中介服务机构作为反洗钱监管重点。针对数字货币私人用户的反洗钱措施,主要集中在解决数字货币的匿名性,欧盟第四版《反洗钱法》修改草案通过数字货币用户实名化来监督数字货币的使用。

五是减免比特币交易税或制定监管豁免特权,放松对数字货币行业监管。为了鼓励金融创新,部分政府放松了对比特币等的监管。澳大利亚废除了比特币商品与服务税;欧盟对数字货币交易免征增值税;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和新罕布什尔州对数字货币部分商家制定了监管豁免的特权。


2017年9月30日,日本日本金融厅(FSA)正式向11家数字货币牌照申请机构颁发首批数字货币交易所运营许可,另外17家数字货币运营商则正在接受审核。日本作为全球第一个国家,迈出第一步,建立了数字货币交易商的监管条例,并明确了数字货币交易商的运营准则。天锋珀作为首家可以为各大数字货币交易商、区块链技术商、 ICO机构申请办理日本金融厅的营运牌照,允许在全球包括中国的地区合法地经营数字货币经纪商业务,交易业务,ICO发行业务。

在监管要求方面,日本金融机构将会对包括比特币在内的数字货币有严格的监管,FSA表示,从10月1日起,将会把日本的数字货币交易所放在全方位监管的框架之下,这包括监控交易所内部系统、检查客户资产保护机制,以及可能的现场检查。同时FSA要求包括比特币在内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实施比目前更加严格的KYC政策(指对账户持有人的强化审查,了解资金来源合法性,是反洗钱用于预防腐败的制度基础)。交易所必须开始核查开户用户的身份,保管交易记录,并且向监管机构报告可疑交易。


早在1月14号在新加坡《支付服务法案》便经新加坡国会成功立法。新加坡教育部部长Ong Ye Kung还表示说,MAS(新加坡金管局)将正式出台该法案。




根据MAC(新加坡金管局)于1月14日发出的通知,新加坡《支付服务监管框架》(Payment Service Bill)于2018年11月下旬进行一读,并于2019年1月14日进行二读,通过国会审议,正式命名为《支付服务法案》)(Payment Service Act.)。


这项法案出台直接冲击到在新加坡市场中的数字货币交易所、钱包、OTC平台。(其监管范围包括所有在新加坡有实际经营的机构------不仅限在新加坡注册的机构)


该法案正式出台后,上述涉及到的行业/机构将有6个月时间向MAS进行备案。





《支付服务法案》牌照制度


PART 01

新加坡新成立的《支付服务法案》整合《支付系统法案》(PSOA)及《货币兑换及转账服务法案》(MCRBA)的内容,新增两条监管制度。他们分别为“指定制度”和“牌照制度”。


“指定制度”目的是授权MAS(新加坡金管局)指定某支付系统参与市场竞争,杜绝某大型企业垄断市场。


“牌照制度”设置目的是为了顺应市场的多变性。它具有三大类牌照,分别为“货币兑换”牌照;“标准支付”牌照和“大型支付机构”牌照。


“货币兑换”牌照:


货币兑换牌照用于兑换货币服务,该牌照监管范围较小,业务涉及到的商业规模较小、风险较低。


“标准支付机构”牌照:


该牌照在开户、境内外转账、商业采购、电子支付、货币兑换类行业,对支付/转账额度有所限制,即年均月度业务涉及金额≤300万SGD/或年均月度业务涉及流水额≤600万SGD。


“大型支付机构”牌照:


业务涉及金额超过“标准支付”牌照中所列行业,牌照审批较为严格。

《支付服务法案》监管范围


PART 02

《支付服务法案》推行弥补了新加坡现有法案的空缺,因为在早期新加坡法案并不能监管境内转账、商业采购及支付型代币等行业。新加坡现有具支付条件的电商平台(诸如Lazada、Carousell等)现均需规范行业操作,这意味着这些运营平台均需申请牌照。


       MAS(新加坡金管局)指出,这项法案的重大意义是让新加坡成为少数几个对数字货币业务具有明确监管的国家。由于部分支付服务涉及风险较小,并不完全适用于“牌照制度”。譬如持牌金融机构开展的电子支付业务或虚拟货币业务等,此类业务免除《支付服务法案》监管。

为符合“标准支付机构”的牌照要求,MAS也制定出豁免标准。在该全新法案下,所有数字货币交易所、钱包以及OTC平台都属于支付型代币相关服务商,都必须并申请相应牌照以合规化运营满足相关反洗钱规定。


新加坡数字货币行业透明化


PART 03

《支付服务法案》出台后,火币(huobi)、比特币(Bibox)等大型交易所均需着手准备牌照申请。对于这些大型交易所而言,他们有较大概率申请“大型支付机构”牌照。


除了上述规定,申请“大型支付机构”牌照时,仍需交易所满足MAS(新加坡金管局)对技术安全方面的要求(平台技术风险管理、用户认知、数据加密等),且不得违反反洗钱标准。


最最重要一点,当申请“大型支付机构”涉及到具有交易证券性质的代币时,交易所还需要接受经过认证的RMO牌照(资本市场运作者)牌照后才可开展后续业务,并随时需要做好接受MAS(新加坡金管局)抽查的准备,以免违规操作致使牌照吊销。


《支付服务法案》牌照制度


PART 04

随《支付服务法案》出台,填补了原新加坡法案存在的不足,并将数字货币产业变得更透明化。新加坡致力于推动金融科技行业的发展,这项全新法案将令新加坡市场交易更加规范。经整理,小编归纳出一部分于新加坡境内需申请牌照的常见行业。

 《支付服务法案》这一全新法案从降低业务风险入手,为广大消费群体提供了更为全面的资产保障。


< a href=" ">在线客服系统